宝宝懵逼了。

洛晞瞧她迷迷糊糊的样子,扑哧一笑,满脸都是得逞的光。

在她脸上吧唧亲了一口:“我去帮你放洗澡水。”

他笑呵呵地离开,宝宝望着他的背影,只觉得一阵云里雾里的。

这家伙穿着一身便装,上身是浅灰色的短袖T恤,休闲风格,很是宽松,根本不可能藏任何东西。

他下身也是一条浅咖啡色的休闲裤,到膝盖的位置,口袋扁扁的。

更何况她就是盗仙,一个人靠近自己,身上哪里有货没货,她是知道的。

所以,问题来了。

少年刚才是如何变出装着钻石的丝绒礼盒,又是如何变出她手上这枚漂亮的红宝石戒指的?

宝宝蹙着眉头,静静思索。

洗手间里,传出淅沥沥的水花声,还有少年愉悦飞扬的歌声。

“在爱的幸福国度,你就是我唯一,我唯一爱的就是你,我真的爱的就是你~”

麻花辫纯净少女蕾丝薄纱长裙漫步山间唯美写真图片

宝宝捂住小脸。

太羞人了!

这少年连歌声都是如此孟浪!

她跳下床,左看看,右看看,想要找到他变戏法的玄机。

想起少年之前是一口气将她抱过来,放在床上的这个位置,然后蹲在她面前的。

于是,宝宝也跟着蹲下身,目光一扫!

果然!

床下的地板上,有一只大大的礼盒还打开着呢!

少年如果刚才蹲在这里,简直触手可及!

而他一整个晚上都在设计她,从一开始跟她打心理战,逼着她想要回房间,再到他一口气抱着她来到这个、他早就设定好要收网的位置!

啊~!

难怪圣宁说,洛晞黑着呢!

宝宝伸出小肥手,再次狠狠抹了把脸!

她小心将打开的盒子从床下拿出来,放在床上。

一室光华之下,她才看清楚这是一整套玫瑰金嵌着红宝石的珠宝,好漂亮,好闪。

项链、耳环,手链,都有。

礼盒上还有一个缺口的位置,应该就是之前放她手上这枚戒指的位置。

宝宝越看越喜欢,简直爱不释手。

摸摸这个,又摸摸那个,眼睛里闪动着璀璨的星辰。

她研究了一下链子的锁扣,指尖轻轻试了一下,开了,又连上了,很简单,她学会了。

取下项链,她戴在脖子上,自己扣好。

哼!让你设计我,项链没收!

取下手链,戴着有点大了,她伸出脚丫子,往脚踝上扣上去,刚刚好,很漂亮。

哼!让你说甜言蜜语迷惑我,手链没收!

取下耳环,她摸了下自己的耳垂,一点点戴上去。

她冲到衣柜前的镜子前,自己照镜子,满心欢喜,大大的笑容始终呈现在她的脸上。

哼!让你把东西藏床底下设计我,耳环没收!

此刻的洗手间。

抽水马桶盖子上,少年安静地坐着。

他手机里,是外面卧室里小丫头自己捣腾的同步直播。

看着她开心的小模样,他眼眸里满满的,是要将她宠上天的光。

其实原本他放了个摄像头,是想要观察她戴上戒指之后的反应的。

毕竟他表白后,她需要时间消化,洛晞是无论如何不舍得将她逼的太紧的。

谁知道,这小家伙竟然是这样聪明!

发现了床下的秘密!

这让他窘迫的同时,还看见她傻乎乎的拿着首饰,一样样往自己身上戴。

她的她的,都是她的。

他整个人都是她的,还有什么不是她的?

傻!

洛晞盯着视频,越看越爱。

他不得不承认,自己已经根本离不开她、舍不下她了。

开了门,他站在洗手间门口:“快过来,洗澡了。”

夏侯琉茵转身望着他,大大方方地晃着自己的耳朵,伸出自己的脚丫子:“我发现了,就是我的!”

“嗯,这是送给你订婚的。”少年走过来,将她拉到一边,道:“你要不要等着长大了再戴?马上要洗澡,你这样不方便呀。”

宝宝有些难为情地笑了笑,伸手去摘。

“别动。”洛晞双腿将她的两条腿夹住,反正这会儿,他坐在床边,她面对着他站着。

他伸出手,小心翼翼帮她摘下项链跟耳环。

目光从她脖间那抹耀眼的金色上扫过,想起她昨晚将玉谍还给他的行为。

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,却隐匿极好。

蹲下身帮她摘下脚踝上的手链。

起身牵着她进浴室的一瞬,他噗嗤一笑:“你都吃的这么胖了,居然手链刚好戴在脚踝上,你脚脖子挺细啊!”

宝宝垂眸望着自己肥嘟嘟、圆滚滚的小身子,忽然觉得不好意思了。

她伸手将洛晞推出去:“我自己洗,你不要看!不要看!”

洛晞始料未及!

可是她动作极快,迅速将他推出去,怕他进去,还给他点了穴,让他在门口傻站着。

洛晞可怜兮兮地盯着门板。

只盼着她快点出来:“宝宝!”

他发现,这次他是可以说话的,可能穴道也是有区别的?

他不是很懂古武,甚至可以说一窍不通。

但是想着武侠里还有哑穴一说,便也不去细想了。

“宝宝!你快点洗哦!”

他无奈地催促。

宝宝泡在温暖的水中,回忆今天发生的一切。

只觉得不可思议。

不,不贴切,应该说、妙不可言。

洛晞说的是对的,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,哪怕真的有什么也没关系。

因为过去终究成为过去,她要把握的,是现在跟未来。

刚才洛晞将她身上的首饰都摘了,独独剩下他的玉谍跟他送的戒指没有摘下来。

现在安安静静躺在水中,她凝视着手上的红宝石戒指,只觉得分外好看。

宝宝洗好了。

悲催地发现,她没有带睡衣进来。

而刚才换下的,她随手丢在地上,都湿了。

懊恼地抓了抓头发,她站在门后,很不好意思让洛晞帮她送衣服。

但是,不得不开口:“晞~!”

洛晞一直就在门口:“干嘛?”

宝宝的气势明显弱了:“晞~你帮我送一下衣服?我要睡衣,我刚才忘记拿睡衣进来了~”

洛晞也很想帮忙啊。

甚至很怀念她肉嘟嘟的小手小脚在他掌心里握着,细腻又充实的感觉。

可是他如今,心有余而力不足啊:“你先出来,给我解穴。”

洛晞等了好一会儿。

忽而感觉到一双小手抱住了他的腰,一点点挪着他。

但是,挪不动。

冒着热气的稚嫩的小手臂,圈住他,他身后也贴上一个热乎乎的小人儿。

但是,还是挪不动。

洛晞轻叹、轻叹、再轻叹。

“宝宝~卧室里有冷气,你这样会生病的,不然你给我解穴,我帮你拿,反正我又不是没见过你肥嘟嘟的样子。”

经过了这么一番沉淀,洛晞也想明白了。

女为悦己者容嘛。

宝宝自然也希望在喜欢的男人面前以完美的姿态出现。

虽说现在像个孩子,有点坑,但是也不像是这样肥肥地嘛!

宝宝被他说中心事,恼羞成怒道:“哼!谁说我肥了?我哪里肥了?我肥你还喜欢我!”

“好好好,你不肥。”洛晞哄着她,又道:“这样,我闭着眼睛,我数十下,然后睁开眼睛。你在这十秒钟内过去拿衣服回去穿好,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

“一、二……”

宝宝像是一阵风往衣柜地方向冲过去,好不容易拿到衣服,回头给他解了个穴,就往浴室里冲。

同样一阵风,掠进去的。

洛晞浑身一松,终于可以动了,可是解穴的下一秒,便听见一声惨叫!

“啊~!”

宝宝滑倒了!

果然,轻功在浴室里不好使啊,会打滑啊!

少年心疼地冲过去,将地上摔趴下的雪白团子抱起来,面色颜色的朝着房间而去。

宝宝疼得直打哆嗦,伸手护住身体:“不许看!”

“没看。”他迅速说着,将她放在床上。拿过被子盖住,一想又不对,赶紧打开抓过她的小胳膊小腿就看起来:“哪里摔着了?我看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