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帝辰何等精明的人,一看孩子就觉得不对劲!

他拍了拍孩子的背,问:“一一,是不是不舒服了?”

一一嘟着小嘴,眼神也是涣散的,可怜兮兮地冒泪花儿,想哭!

洛杰布一瞧,立即上前道:“就是稍微有些困倦了,睡一觉就好了!”

一一这会儿不大会说话,只会偶尔冒出一两个词,让大家觉得倍感惊喜。

听见洛杰布当众撒谎,她委屈,呜哇一声就哭了出来!

一下午了,她的小屁屁被洗的都要脱皮了,疼死了。

倪夕玥不敢给她捂尿不湿,但是她又拉肚子,随时会拉,不穿又不行,于是洗一次屁股就擦一次护臀油,往日里白嫩的屁股,这会儿都是红扑扑的。

沈帝辰一听洛杰布的话,再一想到他下午就过来了,可是洛杰布一直抱着孩子不肯下来,就猜测到了几分。

他也不跟洛杰布说了,他只是望着刚回来的倾慕,道:“太子殿下回来的刚好,过来看看闺女,这是怎么了!”

倾慕目光微凝,落在女儿苍白憔悴的小脸上,脚下步履渐渐加快,就是神色也跟着越来越严峻!

洛杰布一看,只怕是瞒不住了!

清风舞长发清纯美女唯美写真

他赶紧抢先道:“就是有点拉肚子,吃了药了,这一个多小时都没再拉过了!流光也来看过,说是好了!”

一一看见倾慕,可怜兮兮朝着他伸出手去:“呆的!呆的!”

她现在叫“爹地”,总是叫“呆的”。

贝拉私下里不断纠正她正确的发音,只是成效不大,看来,孩子还是小,再长大些就好了。

倾慕搂着女儿在怀中,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,叹了口气:“不拉就好了。皇爷爷辛苦了。”

洛杰布也不敢说话。

他也是舍不得孩子哭,一一打娘胎里的时候,就是家人心尖上的肉肉,她一哭,洛杰布真是浑身上下哪儿都疼!

晚餐的时候,大家聚集了。

贝拉就在沈帝辰怀中躺着,因为小屁屁疼,她不肯坐着,非要躺着。

厨房里专门给一一熬了点白米粥,沈帝辰等着粥放温了些,再一勺一勺地喂她。

一一没什么胃口,但是好在她听得懂大人的话:“只要好好喝粥,好好睡觉,身体马上会好的。”

一一张着小嘴,一口一口喝着。

家望着一一软绵绵的小模样,实在是不习惯,他们都喜欢那个调皮可爱、灵动聪明的一一啊!

倪夕玥心里实在是觉得愧疚的很。

沈帝辰夫妇明日还要飞纽约,今晚原本想跟一一亲近亲近,结果就看见一个病恹恹的孩子,这实在是让沈帝辰夫妇走的也不安心啊!

她立即道:“倾慕啊,一一拉肚子,都怪我们,中午的时候,贝拉拦着不让一一吃羊排,但是我们一听她哭了,就……”

其实,这根倪夕玥没多大关系。

是洛杰布的意思。

但是其他人看着洛杰布发脾气,所以没有阻拦,这会儿心里都不好受。

凌冽也是觉得,带孩子是个技术活,孩子更是一点都不能掺假的。

倪夕玥话还没说完,沈帝辰就温润地笑了笑,望着她,道:“没关系的,这有什么好说对不起的。带孩子吗,谁家的孩子是从来没生过病就长大的?小孩子磕磕碰碰很正常,生病也很正常,真的没关系的。”

贝拉程一句话都不说,只是埋头吃饭。

她打算吃完饭接着上去做题。

看着一一这样,她也心疼,但是有些事情不是她心疼能解决的。

比如隔代亲,这是人伦,是人之常情,是无论如何解决不掉的。

倾慕忽而给贝拉盛了一碗汤,放在她手边:“今天做了几张卷子?”

贝拉现在就专门做春季高考的题,还买了许多的模拟试卷做,大致的题型,不会的,书里、网上,都能找到解题方式。

而且她身边还有倾慕,所以只要她自己肯吃苦,别的都不是问题。

她展颜一笑:“九张!是不是很厉害?”

倾慕笑着道:“偶尔也要放松一下,爹地妈咪明天就飞了,我们今晚打牌啊?或者找个什么消遣,热闹一下。”

“打麻将?”贝拉的眸子亮亮的,有些憧憬了。

她想起之前在纽约,怀着一一,倾慕陪在她身边的时候,他们四个经常在纽约的别墅里打麻将。

沈帝辰笑呵呵道:“好,陪打麻将!”

一一喝了白米粥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曲诗文将治拉肚子的药放在温水里,装在奶瓶里,趁着一一睡觉的时候,悄悄塞她嘴巴里。

她在梦中循着本能咕噜咕噜吞咽着。

凌冽将一一抱在怀中,笑着道:“们去打牌,我来陪着孩子。”

于是,他们上去棋牌室了。

而洛杰布直到他们上去了,这才松了口气,却也有些内疚。

原来怕没面子,怕孩子们说自己,结果事情发生到现在,倾慕没责怪,贝拉一言不发,沈帝辰更是宽容。

凌冽瞧着洛杰布闷闷的样子,扑哧一笑:“跟母后也围着一一忙活了一整个下午了吧?赶紧上楼睡觉去吧!”

洛杰布走了两步,回头望着凌冽:“贝拉随她爹地,修养都很好,对吧?”

对比之下,他中午还对贝拉发脾气,实在是不应该。

洛杰布想跟贝拉道歉,又觉得没面子。

心里想着:他以后在带孩子的事情上,再也不跟贝拉争了,贝拉往后说什么,那就是什么!

凌冽哭笑不得地望着他:“父皇,到底想说什么?”

洛杰布摇摇手,上楼去了:“没想说什么,我累了,去睡了。”

倪夕玥跟在后头,笑着道:“他呀,死要面子活受罪!”

楼上的牌局打到了天亮才散。

倾慕夫妇回房补觉,沈帝辰夫妇则是直接提着行李去了机场。

他们要飞一天一夜,有的是时间睡觉。

送他们去机场的是云轩,而就是因为倾慕夫妇打了一夜牌,今天肯定不需要怎么伺候的,所以云轩回去的时候,笑着问慕天星:“皇后,我能带着甜甜出去玩一天吗?”

慕天星也想起之前允诺过,会让他们有时间约会:“好,们去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