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,小风耐心等待的过程中,焦急的不仅仅是他自己。

还有倾蓝,还有无双。

而等待到的结果,却是卓希、卓然夫妇、云轩,都不赞同他娶无双。

不但不赞同,他们还让小风不要问陛下的意思了,就这样算了。

他脑海中掠过曲诗文刚刚的句子:“还记得青柠当初也挺好,但是后面把跟希都害的这么惨。无双现在无依无靠,她想要找个寄托生活下去,她现在刚从西渺出来,心思还单纯呢,将来跟着二殿下开阔了眼界后,她还这么聪明,就保证她不会发生变化?她背后,还有那么一个居心不良的西渺国的背景!”

小风尽管心里失落,但是觉得家人的话不无道理。

心中怀着意思歉疚,他回到房间里望着无双,对着她深深鞠了一躬:“无双小姐,我很抱歉,我家人不同意。要是愿意,我以后就是哥哥,将来等再长大一些,哥一定给找个好人家!”

无双望着他,点了个头,什么都没说。

她表示理解。

因为她的背景确实……

而她跟小风之间萍水相逢的感情,也确实不足以让他不顾家人的反对、不惜一切跟她在一起。

倾蓝听到这个消息,有些遗憾。

青春治愈系清新女生甜美笑容俏皮写真

他让掠影今晚守着无双,自己跟小风各自回房去睡了。

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,睡不着。

倾蓝终于忍不住打开手机开始刷新闻。

他专门找那些星座、明星、娱乐、百姓家常这种东西看,就是想要避开跟某女即将即位的新闻。

却偏偏,新闻客户端的窗口自己蹦出来一条:“北月新女帝登记之日将成婚。”

倾蓝眸光闪了闪,之间还是忍不住点了一下。

新闻打开,上面说北月方面已经确定了,在清雅女帝登基之日,会跟北月史上最年轻的将军邓凯举行大婚,婚宴大摆三天,并且免去国子民个税一年,如今北月子民因为这个消息纷纷欢天喜地、普天同庆。

倾蓝将手机页面关掉,又看见倾容跟倾慕发过来的很多短信,都是找他聊天的。

句子很简单,什么“吃过没?”“在干嘛?”“最近学校生活怎么样?”等等。

他心知兄弟们担心自己。

他一一回复后,房门响了起来。

小风的声音在门板外掠起:“蓝少,宫里给了个安神汤的方子,我让厨房炖了,您喝一碗再睡吧。”

倾蓝坐起身:“好!”

小风开门进来,见他黑眼圈很浓重,不由心疼:“蓝少,已经不烫了。”

倾蓝点了个头,接过小风递上的东西,一股脑儿都喝完。

有点人参鸡汤的感觉,很清香,很好喝。

他重新躺下,小风端着托盘出去的时候,给他关了房门。

夜色越来越深。

倾蓝的床头始终留着一盏灯,他默默念着:我会好的,会好的,会好的。

这汤的效果还是不错的,至少在大约半个多小时后,倾蓝是真的睡着了。

翌日早上七点,小风过来看他的时候,他睁了睁眼,从被窝里爬出来。

这种一夜睡到天亮的感觉,仿佛还是上辈子感受过的,他笑着对小风道:“跟家里说谢谢。这汤今晚再给我送一份。”

小风笑了,但是也心疼:“好!”

刚刚云轩打电话过来,说是云澹兮已经抵达宁国机场,他这次就是亲自接清雅回国的,过几天就要登基、还要举行大婚,顺便也把观礼的请柬送过来。

云轩道:“陛下专门交代,这个月都不要让二殿下看新闻了,好好伺候着,陪着他度过去。”

云轩还说:“陛下不打算跟皇后去观礼,但是国际关系上好像说不过去,便让我随太子殿下去了。说,清雅在大婚的时候,看见我们太子殿下跟二殿下长得一样的脸,就不膈应?”

小风深吸一口气,道:“没准人家跟新婚丈夫鹣鲽情深呢!她要是真的还记得二殿下,登机就登基了呗,这么快结婚算是怎么回事?无双这么好的女孩子,我们殿下还说,刚结束一段感情就闪婚,是对三个人的亵渎。她呢,她的心比黑狗血还黑!”

小风眼眶有些红,却是垂着脑袋,不去看倾蓝。

伺候着倾蓝洗漱过后,陪着下楼。

无双已经起来了。

她的精神明显好了很多,只是母亲过世不久,她依旧穿了一身素衣,扎了个高高的马尾辫,正在紫薇树边的道路上跑步。

倾蓝忽然就想起那日倾慕、皇爷爷、父皇陪着在太子宫的紫薇树大道跑步的事情来。

他拍了拍小风的肩:“走,一起跑步。”

晨光下,一个个年轻的生命都加入了,掠影也带着兄弟们跟着跑了起来。

年轻的汗水透着清新的阳光味道。

小风心想着,时光再过去的快一点吧,这样蓝少就可以快点走出来了。

首都。

贝拉的预产期还有54天。

她这会儿已经不能逛街了,也不能劳累什么的,太子宫上上下下都把她当老祖宗般供着,沈帝辰夫妇也再一次被陛下特许接到了宫里来小住。

倾慕在收拾行李。

她坐在床边看着,心里头难受:“这一趟去北月的话,要是发现清雅有什么苦衷,就……”

“沈歆旖,”倾慕忽而打断了她的话,并且眸光认真地望着她:“我不打算再为了这样的女人浪费一次生命,所以,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登基也好,结婚也罢,我这趟去只是单纯的国际社交而已。从她跟二皇兄分手的那一刻开始,她的一切,跟我们每一个人,都没有任何关系!”

当云轩告诉他,倾蓝每天要靠药物才能睡觉的时候,倾慕想杀了清雅的心都有了。

他考虑到自己的表情可能有些太过严肃,笑了笑,捏着她的嘴角道:“再说,我是一一的父亲,我要为我的妻子、孩子负责,我必须平平安安地去、平平安安地回来,所以,一些无所谓的闲事,我即便看见,我也不会管。”

经过上次的事情,倾慕分外珍惜自己的生命。

他不能让爱他的家人再承受那么多了,不能让待产的妻子为自己提心吊胆。

本来嘛,帮谁不帮谁那是情分,不帮是本分。

贝拉点了个头,望着他收拾好的行李箱,难过地呢喃着:“到底去几天啊?去太久,我会想的。要是走了,我晚上都睡不着觉。”

她哀怨地望着他,眸光里满是浓烈的不舍。

“呵呵。”她依赖自己,这话倾慕听了心里高兴:“放心,甜甜晚上会在床边打地铺的,有什么事情,不管是渴了饿了还是要洗澡什么的,都记得叫甜甜陪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