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随随便便印出来的东西,可是直接预测了接下来一百年的特殊气候变化。

做成三十二开本,因为页数繁多,所以使用胶装的方式装订。除了制作之外,林也将过程记录下来,做成一个像是印刷机使用说明书的文件档。

但比起胶装这种装订方式,看到万年历的大魔法师卡班拜,反而更惊讶其内容。只是,这书虽然看起来钱景不错,但不知要砸了多少人的饭碗。想到论坛之于抄写员,万年历与占星师,卡班拜看着这个到处断人活路的年轻人,顿时打了一个冷颤。

最终,林用印刷机印制出来的孤本万年历,在大魔法师卡班拜的建议下,束之高阁。

当下仍以数学期刊的发行为重,没有必要让万年历曝光,又开一条战线。哪怕这本东西对很多人来说,都非常方便。

这也正是某人的本意,所以对于老人家的意见,林表现的是欣然接受了。

第一期数学期刊的校稿工作,比预期还要多花了一天的时间。最主要是十名学徒做编辑做上瘾了,看到什么句子不太顺畅,都想拿出来讨论一番。

然后某人就同时被十个人围攻,改进意见又有十种,林之后就深深觉得,应该要给校稿与编辑一个比较明确的规范才行。要不老这么整,可不是办法。

更惨的是,这一回也让自己深刻体验到,自己对于迷地语言的掌握是多么的肤浅。这个字是源自于伦巴语的字根,又或是萨克森语的字根,从什么时期开始出现,在比较级的区分中是属于第几个级别的,每个学徒都能说出个一套套来,然后把某人唬得一愣一愣的。

有些用法,严格起来可以归属于迷地西南半岛所使用的地方方言。在圣城埃斯塔力并不这么使用,而要用在正式的书籍与文件上,也有其更正式的用法。这些没得谈,直接改就是了。

此外还有一些奇怪的语法。虽然不至于让人看不懂,但要理解的话,却还要花点时间想才行。对于这点,某人就无语了。仔细看那些被挑出来的部分,大多是自己穿越前的语言习惯。用在口语上跟他人交谈的时候,还不算大问题;但要成书,这样的用法就不是那么严谨了。

虽然某人写的教材书也不少,甚至都有流传在外。不过直到今天,才真正被人纠正这些部分。搞得大家虽然是在编辑一本数学期刊,但其实是在上语文课程的感觉。

撒娇赖床的清纯小美女

因为这样的错误不少,修正方案也需要林自己拍板定案,以确定文意就是自己想要表达的意见。所以等到校稿完成,付印的时间只剩下四天不到了。

开启印刷机的控制面板介面需要密码,除了林知道以外,之前就只告诉了大魔法师卡班拜。在学院长的建议下,暂时还不把密码交给第一线的工作人员。要使用的时候,两人就麻烦一点,亲自来开启机器。而排版的工作,现阶段也只有林一个人可以处理。

不过整个第一线的印刷作业,还是需要有人来领导。这个人不可能是林亲自出马,就算某人这回几乎是从头到尾盯着,但也只限于第一期,之后不太可能还这么做。

被挑选出来带领十人学徒团队的,就是在第一回试印时,在林的授意下,让大家亲自操作时,最后站出来带着其他人边做边想边讨论的年轻学徒。他算是学院长嫡系的徒孙,胆量、能力、身份都不错,也就决定由他来暂时带领整个团队。

印刷所需要的纸张、墨水,在这几日内仍有陆续送来。墨水还会有保管的期限,所以量不是太多。但纸张基本上没有保存期限,也许放久了会泛黄,但只要不脆化,仍旧可以使用。对比非魔法书籍所使用纸张,数学期刊的用纸可是各方面完胜,除了不能用于记录魔法。

一千册,六十四页,十六开本的数学期刊,实际印刷的时间,总共花不到半天,更多的时间是在搬纸、裁纸上面。这也让学徒们理解到,为什么一开始和那个魔法师见面的时后,他说印刷是个体力活儿,而不是什么技术活儿。

当一册册期刊逐渐成形,另一个问题就随之浮上台面:书的封面要怎么办?延伸出来的问题,就是正式出版时的装订方法,要用哪一种?

骑马钉的作法,毫无疑问是最简单的,但总让人感觉好像缺了什么。按照这群年轻学徒的说法,就是少了书籍的庄重感。但要像精装本一样搞硬壳书皮,应该是来不及了,而且内页的分量也不太够。

这时一批新送来的纸张,解了众人的燃眉之急,那是一批云彩纸的试作品。依某人提供的做法所改进,更在纸浆制作过程中加入了石青石粉末,让纸张呈现一种很柔和的青色。

原本云彩纸的用途,林是打算用来制作名片、书签、书卡、贺卡、邀请函之类的。送来后被几个学徒看到,厚度也比一般的纸张厚上些。一合计,几个人决定用云彩纸做书皮,就连封面也都画好了。

这下可好,连设计的工作都做上了,不过还是不给涨工资。某人装傻充愣,嘉奖了几句,便将那设计好的封面导入印刷机的排版介面中。

对于手绘图案与艺术字体可以直接导入,大伙儿是有点吃惊的。但想到论坛的各种输入方法,那可是连各种奇形怪状的魔法阵都没有问题,而不单单只是文字的输入,众人也就释然。

有了封面,林顺手将底页的出版者、内文编撰者、工作团队与协力对象的列表,以及出版、首刷年月日等基本数据给编辑好。最重要的,当然是未来投稿的方法与条件。

对自己有幸名列期刊底页,众人感到颇为意外。一般在抄写魔法书籍的时候,是不准抄写员留下自己名字的。是说就算可以,也没人敢留。要是抄错的什么关键处的,受害的魔法师循线找上门来,分分钟完蛋。

而期刊的性质终究和一般魔法书籍不同,名列其上,大家暂时也不知道好坏。但对于大魔法师卡班拜,那可就是笑开怀了。年轻的后进在被提携时,还不忘自己的付出,这可比什么利益都还要重要。

总算署名于期刊上的人都同意了。一切准备就绪,林当然是开动机器,将最后的封面与底页给印出来。

装订的方法虽然简单,但速度却不快,众人的动作都显得有些磕磕绊绊的。主要原因在于检页的速度太慢,大伙儿都还不熟练。事实上林在印刷的时候版面不是依序编排的,而是按照一个特别的工作顺序。不过大伙儿忙起来就乱了,哪还顾及什么顺序。

所以不要看一千册的数量,在印刷的时候非常快就完成了,裁纸与装订的时间却是花了数倍以上。尤其是页数错置,得要拆掉骑马钉重排,这样的状况可发生了不少回。

但总算一切赶在六月的最后一天,最后一支骑马钉钉了下去。一千册第一期的数学期刊,正式宣告完成。

为了庆祝在期限内完工,学院长卡班拜还自掏腰包,让学院内的餐厅大厨准备了盛宴,犒劳这几天忙到连轴转的十位魔法学徒。虽然说六十四页的份量能不能称之为‘书’,这点还有待商榷;但在短短数日的时间内,靠着十个人,就完成一千本的数量,这绝对是迷地前所未见的壮举。

这个宴席,林当然也有列席。身为期刊的创办人,无视这群第一线负责出版工作的人,怎么都说不过去。而且大魔法师卡班拜也能说是自己来到圣城后的贵人,很多地方都看得到对方不遗余力地帮助自己,实在也要有一些表示。

委托与学院有关的商会,在学院长的建议下,送来了一批圣城在地的‘好酒’。这通常是正式魔法师的宴会上才会出现,学徒们很难得有机会喝到,由世界树尤克特拉希尔所属的木精灵们酿造的果酒,喝不醉人的那种。

会下如此重本,也是想要拉拢这十个帮忙印刷的学徒,能够在未来继续这份印刷的工作。因为任何工作都一样,生手与熟手在工作的效率上就是有差距。这十人好歹有经验了,总好过下一期又来一些什么都不懂的新人,然后从头开始教起。

这方面的打算,当然也先跟学院长照会过,而且也得到支持。失去抄写的工作,对很多魔法学徒而言是不可承受之打击。有人不得已,重新投入冒险的行列;也有人选择了风险更大的赚钱路子,也就是制作魔法卷轴。

前者有性命之忧,而且在圣城附近,也没有什么需要冒险者出面的机会,只能远走他乡。后者则有魔法失控的危险性,以及制作失败的可能性。两者都不是那么稳定的收入来源。

尤其一个魔法学徒,能够制作的卷轴等级有限。收入扣掉材料成本和失败的机会成本,还时常赔钱倒贴的。所以能给自己这些徒孙辈的魔法学徒,有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,大魔法师卡班拜显得十分高兴,也相信没人会拒绝。

有这位老经验的做保证,果然林一开口,大家忙不迭地答应,生怕失去这个机会。各种阿谀奉承的话,连珠般说出。要不是某人定性够、脸皮厚,今晚这桌迷汤还真招架不住。

不过看着这群兴奋的年轻人,很难想象今晚看到某人出现,但另一位美艳到不知该如何形容之人没有出现时,众人那明显松了一口气的表情。对这样的态度,林只有哭笑不得。看来那位魔王,也在这个时代缔造了属于自己的传说。

xiazai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