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? ,,

不过,凌冽也不是盲目冲动的昏君。

他跟卓然要过手机,将那个小视频反复看了很多遍。

他看出那个姑娘眉眼间的愉悦跟娇羞,还有她亲昵唤着小风的口吻,以及她嘴角边彩虹一样的微笑。

该是很相爱、很甜蜜的人。

小风这小子一直对爱的事情避如蛇蝎,唯独喜欢过苏绮。

如今能在家庭组这样郑重地介绍自己的女朋友,只能说明他跟晨曦的爱是非常稳定、甜蜜的。

本就彼此非常喜欢,再加上小风早日结婚也好省却了将来万一与苏绮有什么牵扯,而引发的不好的后果。

慕家本就是凌冽太奶奶如歌夫人的娘家,(如歌的生母叫做慕烟,跟慕天星的慕家是两家,跟慕晨曦是一家)也是自己人。

而且慕晨曦祖上都是土生土长的宁国人,就一个黛比是外来的媳妇。

可是黛比也在宁国定居、取得宁国国籍在此终老。

论起来,当年慕氏也是非常不错的企业。

麻花辫大眼毛衣清纯美女清新动人暖系写真图

尤其洛杰布的父亲天凌当年出生在国外与如歌相依为命,慕希宸是天凌的启蒙老师。

他教会天凌说话、走路、还有宁语、法语等等。

所以天凌称帝之后,一直想找机会对生母的娘家封侯拜将,也感激慕希宸当年的恩惠。

可是,如歌心中介怀慕希宸在婚姻中伤害过挚友黛比。

封王一事只能作罢。

不然,这个慕晨曦也该是个小郡主才是。

慎重考虑之后,综合权衡,这份旨意并无不妥。

凌冽微笑道:“我下旨赐婚。”

凌冽答应之后,办事效率也是极高的。

并且,想起之前几对的前车之鉴,凌冽笑着对卓然兄弟俩道:“慕家还在B市。

赐婚的文书写好,也盖上玺印,但是不能现在就下发。

们看谁请个假,立即飞一趟B市,将该做的礼数对着慕家做了。

如歌夫人是我的曾曾祖母,她娘家慕家多年来紧守本分,从未找皇室开过一次后门、求过一件事情。

这是有气节的人家。

所以,礼数上,先斩后奏肯定是不妥的。

文书们带着,跟上门求亲的礼物等等都带着,等着们拜访过后,一切面谈妥当,再将文书拿出来给他们。”

卓然激动不已,却也明白自己对外其实是小风的大伯。

给儿子谈婚论嫁,必须得卓希去。

他很想替小风尽一尽做父亲的责任。

但……

回头望着卓希,他纠结道:“去,好好谈谈!

礼物什么的,等我一下,我回去跟阿诗准备一下!”

卓希看出卓然睫毛上淡淡的泪痕,浅笑了一声:“大哥,去吧!

去收拾一下,带着大嫂过去,我这就去备礼物,然后给们带上过去。”

卓希转身就走,一滴泪痕就是在他转身之后划过脸颊的。

太好了。

小风要结婚了。

这么多年养在身边,他这个养父、亲叔叔,对小风也是非常失职的。

之前跟夏青柠她们一家的时候,小风像个外人。

后来他跟虞丝莉结婚生子,小风每次过来小住,也像是个客人。

他心里特别难受。

虽然虞丝莉跟Jack都对小风特别好,但是,终究感觉到小风的不自在。

卓希心里是愧疚的,也是激动欣慰的。

“等等!”

凌冽叫住了卓希。

卓希迅速擦了下泪,笑着转身:“陛下。”

但见,凌冽从座位上站起身,小布踱到窗前。

空气忽然变得很安静。

他望着不远处的春蕾居,隐约还能听得见那里头飘来的朗朗读书声。

如今,倾蓝正在一步步吞噬北月的朝政,独揽大权。

不然倾蓝也不会下达让小风在M市任满四年的死命令。

而三年后,小皇孙出生,待四年后,小皇孙也该一岁了。

就让小风在凌云国际好好干着,让倾蓝守好了清雅。

让一切都安安稳稳的,让小皇孙顺顺利利出生成长。

幽深的眼,敏捷的大脑,高大健美的身躯。

映衬在眼光下,卓然兄弟看过去,陛下果真是完美如神祗般的男人。

“这样。”凌冽缓缓转身,望着他俩:“们俩跟阿诗一起过去谈求娶慕家姑娘的事情。

这样既郑重,也稳妥,更是们谁也不留遗憾。

现在就走。

至于求娶的聘礼,我来准备,等们下飞机的时候,我将礼单给们列过去,一定不会耽误们谈正事。

现在过去,夜里八点肯定能到,快去!”

兄弟俩闻言一惊。

从来都是凌冽想做什么,他们赶紧抓紧地办,然后不耽误凌冽的事情。

可这一次,却变成了凌冽帮他们准备这个准备那个,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。

脚下宛如千斤重,两兄弟抬不动步子。

凌冽双手撑在桌面上,微微俯身望着他俩微笑:“这是四少该给自己的兄弟们做的事情。”

两兄弟双眼湿漉漉的,转身离开了。

卓然立即吩咐云轩过来顶替自己的工作照料凌冽,且带着曲诗文赶紧收拾。

卓希也回去收拾去了。

从来得不到凌冽青睐的夜安,这天也过得跟被上帝眷顾了一般。

首先是凌冽给乔歆羡打电话,那边刚接:“陛下?”

凌冽便笑呵呵地道:“小叔叔啊,呵呵呵,没打扰您上课吧?”

乔歆羡眼珠子转了转,坐在办公室里,当即看了眼凉夜。

九五之尊,对他这个退休老干部用敬语?

凉夜一看,立即做了个动作。

乔歆羡挑了下眉,不动声色将手机扬声器打开。

一办公室的人,包括慕天星在内,都屏息凝神,不敢作声。

乔歆羡怕凌冽听出来,于是凑着话筒,尽量自然地说着:“没呢,呵呵~

现在是音乐课,皇嫂的主场。

我们几个退休老干部都在办公室里歇着呢。”

凌冽笑的更欢了:“那就好那就好~

小叔叔啊,是这样的,您能帮我问下夜安,星欧阁在M市可有比较新的小区、以及闲置待售的房子?

呵呵,不然您将夜安的手机号给我,我来跟他说。

您看,小风要结婚了,结婚的对象跟着他都在M市,我总得给孩子办点聘礼。然跟希都准备动身了,阿诗也跟着去了,就是谈下聘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