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麒瞧着倾羽都被自己说晕了的迷糊样,心中透着甜。

   师父一早就说过,将来要收个漂亮的女徒弟,给他做媳妇。从收到师父耳目传进来的消息开始,红麒一直在忐忑,生怕师父收女弟子的用意是为了给他找对象的。

   他不怕别的,就怕自己不喜欢,还不能违背师命!

   但是!!

   现在,看着眼前宛若林中迷茫小鹿的倾羽,红麒真是越看越喜欢。

   也不说之前师父说过的话,他怕她小,吓着她。

   上前,端过茶壶倒了杯水,他递给她。

   倾羽有些木讷地接过:“谢谢。”

   红麒笑了:“不要担心,虽然来到这里,但是我们终究是要回去的。上次康康回去的时候,我本来是要一起的,但是临时有了变故,所以师父说,等着未来几年看有机会的时候,便送我回去了。我是阴差阳错来到这里的,长大之后,遇见了康康,我才知道,原来我父母在那个世界苦苦地盼着我呢。”

   倾羽喝了口水,整个人的神经顿时放松了不少。

   听着红麒的声音亲和温柔,她更觉得这个大师兄很好相处。

   大着胆子在桌前的石凳上坐下,她道:“嗯,那一起回去吧。能回家的话,家人自然是开心的。其实,我也是阴差阳错来到这里的。”

   浅粉色毛衣小仙女午后写真

   “呵呵。”红麒笑了笑,道:“师父一早就带话给我,说会让新徒弟过来救我,让我坚持保重。但是,我没想到,到来的方式是这样地……特别。”

   倾羽被他说满面通红!

   她哪里是来救人的啊!

   “我是被金珠推下来的!”倾羽努努嘴,灵气中透着可爱,瞪了他一眼:“还不是惹得桃花债?金珠乱吃醋,所以一心想要弄死我!”

   红麒怔了一下,继而紧张起来,拉过她的小手让她起身,自下而上地打量她:“有没有受伤?如果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说,我医术还可以的,不要忍着,知道吗?”

   红麒对金珠太过熟悉了。

   这个刁蛮小公主,总是像无尾熊一样缠着他。

   他烦她,都烦透了!

   倾羽放手握住了红麒的胳膊,一脸激动道:“我还好啦,就是被推下来了,幸亏有救我啊。对了,不是被莫邪捉去了?怎么会困在这山洞里?而且,以的能力,这个山洞困的住吗?咱们爬上去,找金珠报仇吧!”

   红麒见她是真的没事,这才笑了笑,拉着她坐下:“幸亏没掉下去,这鱼尾峰是三头蛇的领地,山脚下还有一片湖泊,却是满满的剧毒,落水者均无生还的可能!而且,我不是不想上去,只是,上去的话就太高了,峭壁一片光滑,根本没有可以上去借力的凸起的石块,还寸草不生的。”

   倾羽这才想起:“也是,我下坠的过程中,想要抓住树枝,可是什么都没有抓到。”

   红麒又道:“莫邪王想要我离开北月,去莫邪助他一臂之力。幸亏是今日才落下的。要是一两个月前,我受了大刑,要是掉下来,我肯定是躲开由着掉下去的,才不会接住呢!”

   倾羽:“……”

   红麒摇了摇头,无奈苦笑:“还以为会来救我,没想到竟然意外来到这里了。莫邪的官兵每日会给我送三分餐食,余下时间是不会管我的,因为他们知道我不可能冒着落入湖泊的风险爬上去的。”

   闻言,倾羽落寞地垂下了小脑袋,自言自语道:“只有等着雪豪出关了,只有他出关,才能来救我们了。”

   也不知道纪雪豪现在怎样了。

   只要一想起那日里他歇斯底里的叫喊声,倾羽的心就疼得不能呼吸了。

   眼眶一红,她想纪雪豪,想的又要哭了。

   “雪、豪?”

   红麒警惕地看着她:“谁啊?”

   倾羽吸吸鼻子,抬头对着他笑了笑:“我未婚夫啊。”

   红麒:“……”

   倾羽又道:“他跟师父在三头蛇的老巢闭关,里面有个洗髓池,他,很辛苦。”

   红麒点了点头:“洗髓,那必然是断筋削骨之痛,而且这种痛,是麻沸散无法减弱的。”

   他又望着倾羽,眯了眯眼:“确定有未婚夫了?”

   “嗯!”倾羽点点头,很认真地跟红麒说着:“我跟他一天来了,来了之后,就是掉在关外战败的地方啊,然后他被金珠当成带走了,我就被师父捡回去,失忆了……”

   倾羽将事情的前因后果,但凡她记得的部分,都给红麒说了一遍。

   而红麒听完之后,第一反应就是:“他不过是跟一起来的,之前的世界认得,所以,他说们是一对,就信啊?”

   没想到这小丫头的江湖经验这么薄弱,防守也太薄弱。

   能被金珠推下来,也是太过单纯了些!

   倾羽非常信任纪雪豪:“他不会骗我的!我相信他!”

   红麒但笑不语。

   十三四岁的小丫头,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情吗?

   她口中的纪雪豪,也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少年,如此而已!

   “倾羽,如果有朝一日回了我们原来的世界,有纪雪豪之外的人追求,会给他机会吗?”

   “啊?”

   “呵呵,瞧傻样!明明就是个孩子,别成天思春了,既然得了三头蛇的内丹,就好好修炼,知道吗?”

   “哦,谨记大师兄教诲!”

   “倾羽。”

   “嗯?”

   “康康上次过来,告诉我,我家境在那个世界还是很不错的。所以,我会让享福的。”

   “啊?”

   “我不清楚那个纪雪豪爱上一个人会是如何,但是如果是我红麒的话,我爱上一个人,即便为了这个人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,倾羽,要永远记得我的话。”

   “哦,谨记大师兄教诲!”

   “傻样儿!”

   红麒取了糕点递给她:“吃点吧,那是我的床,睡吧,我趴桌上睡就好。不过不放心,我这人有洁癖,每日都会沐浴的,所以床很干净。左边石室是恭房,右边石室有山上冰雪融化流下的自然的泉水。不过,女孩子体弱,要沐浴的话跟我说,我给烧。”

   “哦,好,谢谢大师兄。”倾羽应着,充满好奇地望着他:“大师兄,乔家是皇亲国戚,父亲是乔夜康的舅公公,那母亲是谁啊?”

   红麒扑哧一笑,道:“洛心辰说:不剧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