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陈强彻底消失在视野之外,包厢里的众人才松了一口气。

跪在地上的徐虎,背后已经湿透了,只见他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,带着一干手下灰溜溜的逃离了皇城大酒店。

保安和服务员自然也都去忙自己的工作了。

瞬间。

刚才还有点拥挤的包厢只留下了黄浩然和陆风两人。

思考再三,两人决定,离开安庆县,回天海市。

不能因为一个女人就把命给丢在这。

陈强的实力,他们俩个可见识到了。

他们之前那般看不起陈强,不断出言讥讽,万一陈强记仇,给了他们两人一人一拳,他们可吃不了消。

回到天海市,那才是他们的势力范围,谁敢动他们。

没两个苍蝇在耳边嗡嗡叫,陈强自然是乐意之极。

回到包厢,陈强胃口大开。

秀丽美眉夏馨雨粉艳迷人

一桌子的美味佳肴,他每一样菜都尝了一个遍。

很少喝白酒的陈强,倒了一杯三十八万一瓶的茅台,抿了一口,发现没啥味,也就不在理会。

什么茅台酒,特么的连白开水都不如。

柳如烟和蒋欣因为刚才的惊吓,实在没啥味口,坐在包厢里看着陈强吃。

要是之前。

两人看见陈强现在的吃香,说不定还会露出一丝怪异的眼神。

但是,现在,有的只是满满的崇拜。

尤其是柳如烟,他更加清楚陈强的本事,远非刚才所看到的那点。

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太强了。

她想了想,发现就算是在天海市,不管是那些富家公子,亦或是青年才俊,好像在陈强面前,他们都要黯然失色。

午饭过后,也没别的地方可去,三人就在皇城大酒店开了两间房休息。

陈强一个人住一间,而柳如烟和蒋欣两个人住一间。

酒店许经理逃跑后,从底下服务员那里得知后来发生的一切,顿时对陈强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
立马跑回来拍马屁,对陈强等人开的房间也直接免费,想要以此来讨好陈强。

连虎哥都被他打的下跪,这样的年轻人可不得了。

不要钱,陈强自然是十分乐意。

大酒店的房间实在是好,席梦思床,软绵绵的被子,还有大大的液晶电视,甚至还有独立的卫生间,洗澡都是直接躺在浴缸里的。

这些都让陈强大开眼界。

在家里,他都感觉没在这酒店房间舒服。

在房间里待了一会,陈强忽然想到了什么。

带了几万块钱在身上,剩下的钱和丹药便放在了房间,要不然手里拿着一堆东西,确实有些麻烦。

他打算去县城最大的商场买几件好看的衣服给父母,顺便再买两部手机送给父母。

从小家里就穷,加上去年母亲的病,那更是穷上加穷。

在他印象里,父母已经好多年没穿新衣服了。

……

达万广场,占地面积上万平米,一共有五层。

此刻正好是下午,商场里面人来人往,看衣着,大多是有钱人。

陈强来到了三楼,这一层楼都是卖衣服的。

各式各样的衣服,琳琅满目。

陈强挑选了一家最大的店铺。

现在有钱了,陈强也不吝啬,进入店铺,凡是自己觉得好看的,就买下来,也不问价钱。

卖衣服的女服务员也没想到,这个看起来穿着寒酸的年轻人这么爽快,什么废话也没有,直接就在店里挑了十来件价值上千的衣服。

没结账之前,她还真怕这个年轻人拿着衣服就跑,一直死死的盯着年轻人,一副‘你要是敢抢衣服,老娘绝对不放过你’的眼神。

不过当陈强掏出一踏钞票,直接把账给结了的时候。

女服务员瞬间脸色一变,露出了和蔼可亲的笑容,“先生,你有微信吗?我可以加你一下好友,要是衣服有什么问题,你可以咨询我的。”

注意到女服务员的容貌时,陈强抱着打包好的衣服,飞一般的速度逃离了店铺。

“卧槽,长这么丑,差点吓死老子了,居然还想要老子的微信,别说老子没有,有也不会给。”

跑出店铺的陈强重重的喘了一口气。

随后又在卖手机的地方买了三台手机,一台自己用,剩下的两台给父母。

“陈强,是你?”

就在陈强买好东西,准备回酒店的时候,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悦耳的声音。

陈强一回头,发现不是别人,正好是村花陈丽娇。

“真的是你,你怎么在这?”陈丽娇十分好奇,这陈强不在杨家沟里好好待着,怎么上县城来了。

“帮别人买衣服。”陈强嘿嘿一笑,看着陈丽娇,似乎想到前些日子自己对陈丽娇说的话,自己要研制一种丹药,可以让她的身材更好,现在丹药已经制作出来了,是不是应该给她试一试?

“你看什么呢?混蛋。”陈丽娇发现陈强盯着自己不放,眉头一皱,想到前些日子,陈强居然爬上自家屋后的大树,偷看到了自己洗澡,实在是可恶,顿时一股怒气横生。

“没什么,就是在想,我制作成功的养颜丹,到底能将你身材变成什么样?”陈强笑道。

“变你个头,你混蛋,给我去死。”陈丽娇也顾不上自己的淑女范,大庭广众之下,抬腿就朝着陈强身上踢去。

陈强闪身躲避。

陈丽娇一击不中,想要再打,可身后传来一青年男子的声音,陈丽娇立马就收手了。

“丽娇,我说你怎么突然不见了,原来在这呢!”

不远处,青年男子跑了过来。

西装革履,头发也梳得光溜溜的,脸上白净净的,一看就是有钱公子哥。

“光泽,我在这碰到了一个熟人,所以就过来打招呼。”陈丽娇说道,狠狠的白了陈强一眼。

陈强也不在乎,依旧傻笑着。

青年男子撇了一眼陈强,穿着普普通通,一看就是乡巴佬,眉宇之间,露出淡淡不屑。

“你好,我叫李光泽,是丽娇的高中同学。”青年高傲的说道。

说完后,眼神再没有多看陈强一眼,而是对着一旁的陈丽娇说道:“丽娇,我们还是快点去挑选衣服吧!今晚的同学聚会可不要怠慢了,不要在这里因为一些不要紧的人就浪费了时间。”

男子表露出来的不屑,陈强自然看在眼里,也不气恼,而是自顾自的说道:

“我叫陈强,跟丽娇是一个村的,丽娇从小就跟我青梅竹马,我们俩小时候经常穿一条裤子,一直到她上高中。”

对方既然不给他面子,陈强也不留情。

他看出来,这个李光泽对村花陈丽娇明显有一些意思。

果然。

听到陈强的话后,青年男子看向陈强,露出了一丝凶光。

接着转头看着陈丽娇,质疑道:“她说的是真的?”

“当然不是了。”陈丽娇心急道,她也没料到陈强居然会胡说八道。

她瞪向陈强,眼睛冒火道:“陈强,你不要胡说八道,谁跟你青梅竹马了,谁跟你穿一条裤子了?”

“好好,我知道,这是咱们之间的秘密,我不会和别人说的,拜拜!”

陈强微微一笑,也不等陈丽娇反驳,甩头就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