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雪豪!疯啦!快回来!”

红麒在上面小声呼唤,他知道凭纪雪豪的内力必然能够听见他的声音,他生怕会惊动了下面的猛兽!

然而,纪雪豪的身影宛若断了线的风筝,并不回头!

下坠的过程中,他每遇到一个棺椁,都会凑上前细细地看着棺椁边缘附注的死者信息。

一旦棺椁的主人不是何今夕,他变会再寻另一个。

红麒瞧出了他的意图,银牙一咬,唯有纵身一跃去陪他!

他落至纪雪豪身边的时候,双脚在下一层的某个棺椁边上踩着借力固定住身体,小声道:“检查上面三层,我检查下面四层!”

纪雪豪错愕地望了他一眼。

红麒分明一脸嫌弃,根本不愿意冒险,但是他却下来了。

“就因为是大师兄,所以我下来了,便只能跟着下来,有了危险也要在挡在我的前面?”

“对!我是大师兄,这一点足够了!”

意气风发地丢下这句,红麒的脚尖从棺椁边缘离开,一鼓作气就要下去。

校园制服美女丫丫课后休闲写真图片

纪雪豪的眸光里噙着淡淡的笑意,忽而及时俯首抓住了红麒的后衣领,将他往上一提,道:“大师兄好意我心领了,不过还是上我下吧!”

他翩然而落,红麒被他一抛而上。

急的大叫:“纪雪豪!”

“乖,听话。”纪雪豪前面的口吻还算宠溺,后面的追加就显得嫌弃:“太弱!”

红麒:“……”

说实话,纪雪豪对于现在所处的空间感到分外不解,活人在这里受到重力的作用,即便运用轻功也要借助于外力,可是这些棺椁却可以不受重力的影响,整齐有序地排列成七层。

七层吗?

佛教里,七便是一个轮回的数字,更有小圆满的意义。

什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什么七七四十九天,什么七佛如来,等等。

纪雪豪下落的过程里,脑海中惊现出许多对七的感悟,只觉得冥冥中有种力量牵引着他,令他只想掠过所有去看最后一层!

而那一层,有老虎!

抿着唇,他打开一切感官,用师父交教给自己的方法打开灵识,却什么也探不到。

这不仅是一个棺椁不受重力作用的空间,更是一个会消弭所有灵力的空间。

一睁眼,他看见闪闪发光的红色宝石赫然眼前,忍不住去想:难道是这个东西有什么奇怪的磁场?

“嗷~!”

雪白的老虎在纪雪豪背后叫了一声。

少年浑身发麻地迅速转身!

他的双脚立在最下一层的平整的石板路面上,左侧不到半米的位置便是红宝石。

而白色的老虎,距离他此刻仅有两米之远!

两米……

面对眼前的庞然大物,是一个什么概念呢?

是一个它瞬间就能猛扑过来将压在身下咬掉脑袋的危险距离!

纪雪豪紧抿着唇,与老虎对视着,他发现老虎的一对前肢是呈现自然舒缓状态,而不是进攻的蓄力状态。

上面有红麒颤抖的声音传来:“雪豪!快上来!快点!”

纪雪豪不为所动!

他感知到红麒要下来挡在自己面前,为了不惊动老虎,他手指在身后捻成一朵莲花状,对着红麒隔空点穴,将红麒的身子定在了某一个棺椁的上方。

少年扬起下巴,对着老虎道:“我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守护灵兽。我无意冒犯,只想找到北月最后一个圣女何今夕的棺椁。”

听见何今夕这个名字,老虎似乎有了奇怪的反应。

它的前肢当即蓄力做进攻状态,一双眼犀利地定在纪雪豪的身上,吓得上面被定住的红麒又气又急地唤着:“放开我!两个人胜算大一点!”

红麒实在无法想象,如果纪雪豪被老虎吃了,他回去要怎么跟师父还有小师妹交代。

尤其纪雪豪的灵力在这里根本不管用,他们只能用最基本的古武!

“在另一个世界,有个男人一直在等着她!”纪雪豪赶紧开口对着老虎道:“我与乔夜康颇有渊源,如今能有机会来到异世,自然要冒险入陵帮他一探究竟!不然将来回到现代,面对他,我良心难安!”

“这个疯子!在这里跟老虎解释个屁啊!它是畜生!畜生听得懂吗?它知道乔夜康是谁吗?快放开我!”

红麒真的快要疯了!

他觉得纪雪豪有时候很聪明,有时候却跟个白痴一样!

比如现在!

而纪雪豪心中却是坚定的很,他相信能在这种地方存活并且出现的猛兽,都是具有灵性的。

见老虎眯起了眼睛似乎在打量着什么,纪雪豪一脸真挚地望着它:“爱情。知道爱情吗?这是人类的一种感情,我不知道作为老虎有没有过。是公的还是母的?有爱过别的老虎吗?”

上面的红麒听着这段,泪流满面:“纪雪豪,我草大爷!个神经病!”

“那个世界的乔夜康,跟这个世界的何今夕,他们就是一男一女,他们相爱了。所以我今天没有恶意,就是过来一探究竟,不论何今夕是不是真的死了,我回到现代,对乔夜康总算有个交代了!所以,能理解我吗?”

“嗷~!”

老虎回应了纪雪豪一声。

并且,声音比之前都要温柔的多。

它收起蓄力进攻的状态,缓步朝着纪雪豪的方向走了两步,歪了歪脑袋。

因为它的靠近,纪雪豪清楚地看见了老虎的一双眼眸里蓄满了泪水!

甚至,那些晶莹剔透的东西已经不堪重负地滚滚而落,像之前的小貂流泪的时候一样,将脸颊上的绒毛都黏在了一起,成了两条纠结在一起的小河。

纪雪豪根本没想到它会哭!

他愣在那里。

纪倾尘的嫂子便是乔佐琪,纪雪豪跟乔家还算熟悉,脑海中忽而忆起听谁说起过,乔夜康小时候养过一只通体白的老虎,叫雪宝。

他只是不敢相信,一只老虎的寿命居然可以延续这么久?

这是……修成了不死之身吗?

“、是雪宝吗?”他问的很轻,因为不敢置信。

而眼前的老虎却是整个愣住,表情忧伤地对着他哀嚎起来:“呜呜~呜呜嗷~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