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些人就是这样,只有在威胁到生命的时候才会醒悟,一帮愚蠢的蠢货,陈强都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,等着被水淹死啊,救灾啊。”

陈强临时分配道,:“不管男女,只要满十八周岁就算一个人,两人一对,用土装麻袋,十八岁以下的女孩部待在广场上不要牵乱,男孩四五人自由组合,同样的装土。”

“谁也别给我藏着掖着,能轻易扛起一百五十斤分量的爷们给我站出来,列成一队。”

下面人头窜动,没有多久一个个身材魁梧的老爷们走了出来,这个时候谁要是敢在藏拙,那就是把大家拉向地狱。

陈强扫了一眼,:“非常好,一会你们把麻袋抗到老徐头家外面的大岗子上,我们以那里为防线。”

“那我们的田地怎么办啊?”

“就是,洪水一来庄稼不都被毁了吗,换个地方吧。”

“对啊,在那里都是差不多的吧!”

下面一群人叽叽喳喳,还在想着自己的收成。

大岗子里老徐头家大概有五百米,是一个凸起来的高地,下面部都是田地,只有几乎人家,部死在了老徐头家里。

陈强扫视场,:“我在说一便,现在不是说田地的事,你们是要命还是要钱,自己选一个。”

萝莉妹纸粉嘟嘟嘴唇清甜可人美女写真图片

“那我们以后吃什么喝什么?”下面依旧有人不满的嘟囔道。

看的一边的林天都要一巴掌给他抽死,自古穷山恶水出刁民,这话虽然不绝对,但也有根据的,为了丁点利益就要把大家伙拉下水。

“大岗子是最有利的地形,也是防守程度最高的,最容易的,一旦受不住我们所有的人都要被洪水冲走,你们想的不是以后吃什么,而是要考虑现在怎么活下去。”

陈强扯过话筒,再次给众人解释道,:“没有时间了,快点动工,立刻,马上!”

最后一嗓子陈强几乎是咆哮出来的,这个时候镇不住这些村民可真的就散了。

“来来,老三,你撑着袋子……”

“老张,你手上麻利点……”

被陈强这么一吼,一些人就地取材,能挖到土的地方就有人,一个管撑着袋子,一个用铁锹往里面装土,然后二人轮换。

站出来的一行十一个老爷们跟在陈强身后,准备第一袋土的填充。

“别光看这里,这里挖不动就去别处,离的大岗子越近越好。”

陈强不知在哪里弄来一个装电池的扩音器,在一边大声的指挥。

暴雨还在下,不过好在在陈强的指挥下,这些人陆续分成一的,然后十个一大汉不论远近,只要看到一个麻袋装好就抗到大岗子上面。

林天虽然瘦弱,但是力量根本不是一般人比的,他一手抓着一袋,也跟着抢洪救灾。

陈丽娇和谢彩花两个女人被大雨淋得没有一丝美意,也都不言不语的拿着铲子把土装进麻袋。

只要是活的,能喘气的,抛出一些年纪小光添乱的人,其余的都在奋力干活,不管力量大笑,出一分是一分。

“快点,快点,时间真的不多了,要想活着就要拼命,今天你不拼命,明天你就没有命可以拼了……”

陈强不断的鼓舞这人心,催促着他的动作,哪怕用手捧,也要把土给捧起来。

“喂,出了什么事?”

林天这时候接到一个电话,部队上的事根本不能耽搁,他们部都是部武装的部队,随时都有命令下达。

陈强也没有勉强,这里多一个人少一人根本无足轻重。

“快,在有上五百带就差不多能抵挡住洪水了。”

陈强看着用麻袋垒起来的防护墙,继续给众人加油打气。

半个小时过去了,洪水终于灌满大岗子下面的区域,开始想着上面轰击。

一朵朵的浪花不断拍打,水流不断的在麻袋的缝隙中流出来。

“留下一般的人继续装麻袋筑防护墙,,剩下的一半给我挖沟引水……”

陈强下完命令,几十个人立刻分离出来,拿着崭新的铁锹快步的跟上。

十分钟后,几十人来到侧面的山脚,陈强看了一眼距离,沉声道,:“开挖。”

他一指山腰背后的河道,:“挖的越大越好,越深越好……”

几十人哪里还敢有二话,已经下意识的将陈强作为主心骨了,听闻此话一个个甩起膀子来就开挖。

雷电和洪水的轰隆声交织在一起,天空阴暗的只能依稀看到黄豆般大小的雨点拼了命的坠落,四周随时倒下的树木和被击垮的山石,犹如末日袭来,他们的和心灵体会着双重的折磨。

陈强在一堵一疏两个据点来回奔波,除了稳定人心还要判断洪流的大小以及今晚过后的发展。

整个村子几乎百分之九十的农田部淹没,剩下仅有的一些在这场暴雨的鞭打下虽然不至于损坏,但今年也很有可能颗粒无收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洪水暂时被控制住了,但也只是暂时的,若天亮暴雨还不停,洪水随时还有可能再次袭来。

众人只能祈祷着各路神仙,同时心中开始后悔当初不该不听陈强的话。

已经下午三点了,防护墙堆得越来越高,一些老爷们还好点,妇女孩子早就累的都抬不起手臂,那边的引水沟渠也基本已经挖通,连接了河床。

明天天一亮,只要艳阳高照,在派人疏通背面个个河床,然后引流出去,基本就没有问题了。

直至下午五点,救灾才算告一段落,家家户户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吃饭,然后部要冒着雨再来到大队上开会。

这次的人没有第一次那么多的屁事了,每个人都安静下来,他们明白,上午要不是有陈强指挥,这些人乱成了一锅粥,如今的洪水早就把他们袭击了。

“下面我要说第一点!”

大队的喇叭可扩音器早就遇水短路,陈强只能靠着嗓子来大声的吼叫。

鸦雀无声,只有暴露落下的杂音和陈强扯着嗓子喊话的声音,他们只管安静的听着,然后负责自己的岗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