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接近十点,陈强耳朵一动,不远处传来一声声轰隆隆的震动,他可以预见即将有多少人前来。

“大铁,组织好秩序。”

陈强吩咐完,把丁敏蓝捞了起来,同时将她身上的银针都给拔了出来。

回到屋子,陈强将丁敏蓝交给自己的母亲,由她擦干丁敏蓝,帮她换上衣服,而陈强满身的疲惫,感觉自己的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。

他知道,这是自己过度使用体内那股气的原因,为了锁住丁敏蓝的小命,他两个多小时都没有放松,一直持续不断的为她体内输送。

陈强的脚步一个踉跄,刘玉兰急忙道:“娃,你怎么了?”

“没,没事,我要去歇一会。”

陈强疲惫的摆摆手,回到自己的房间盖上铺盖就要睡觉,他还是第一次这样疲惫。

刘玉兰担心的点点头,这段时间陈强太累了,她把丁玉兰扒光,用热水帮忙擦了擦,然后盖上了棉被,就准备给自己儿子炖一点汤补补。

外面传来一阵阵的笑骂声,那些钱来领药的村民都来了,有了上次陈强的整治,这些天道没有发生过众人争抢的事情。

刘玉兰满含欣慰,不自觉的升起一股自豪感,这一切可都是自己的娃娃功劳。

“刘姐,干什么去啊,我看你提着篮子,这是去买菜?”

绿色森林的清纯美女写真

“刘姐,你要什么,打个电话就给你送过来了,干什么还要亲自跑……”

外面排队的众人一个个七嘴八舌的打着招呼,刘玉兰笑呵呵的应着,百十口子人,都不知道该回应哪一个好。

“大家伙,你们先领药,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好咧……”

“已经七天了吧,据强子说,再有三天,这些群民大概都能恢复了。”

刘玉兰一边嘀咕一边远去。

此时的陈强像是一滩肉泥一般瘫软在床上,他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头,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一般,疼的厉害。

一股温热的感觉流进自己的嘴里,他下意识的一抹,恍惚间看见一片鲜红的颜色,他还来不及分辨这是不是鲜血,整个人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“血压六十一百,心脏跳动每分钟不足三十下,体温正常,眼神有明显涣散的迹象……”

安庆县县医院里,陈宝才刘玉兰两口子听着大夫的话语满面的愁容。

刘玉兰买鸡回家,一进门就看到一帮人打了起来,虽然他们村和王家岗子没有什么来往,但她还是认出了领头人正是徐才。

因为在陈强那里没有拿到好处的原因,整整四锅药汤都被掀翻,深褐色的药汤撒了一地,整个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浓烈的苦涩味道。

这排队的百十来人如同被踩了尾巴一样,二话不说就和徐才带来的人打在了一起,嘴里一边骂着娘,一边使劲的上手招呼。

刘玉兰劝说了一番,结果自己还被抓了两把,六神无主的她急忙跑进屋子,打算喊自己的儿子出来。

这一进去,刘玉兰整个人瘫软在了地面上,像是被抽走了骨头一般。

那被子上满是鲜红,陈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,怔了一会,刘玉兰急忙拿起手机给自己的男人打电话。

陈宝才急忙赶回来,看到自己的儿子感觉大脑一片空白,好在他是一家之主,不想刘玉兰那般没有主见。

外面打成了一片,陈宝才找不到车,急忙给陈国华打了一个电话。

陈家村有车的本来就不多,更别提有驾驶证的了,好在陈丽娇窝在家里看动漫,这才有一个生力军。

“大夫,陈强怎么样?他是什么病啊?”

看着刘玉兰两口子在外面抹眼泪,陈丽娇沉稳的在一旁问道。

大夫摇了摇头:“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病情,暂时不好说,你们先准备把费用交一下,明天实在不行只能转院了……”

陈丽娇大学毕业没有多久,这工作还没有着落呢,哪里来的钱。

陈宝才满脸苦涩,陈强给他们的钱都投资进了一家企业,他们手头上也没有钱,而陈强的卡他们又不知密码。

“三位,晚上我们要给他进行身检查,然后请我们院里的最高专家出来治疗,他的病前所未有,因此费用肯定不低,你们必须在晚上到来之前把钱准备好了,否则我们也很难办。”

主治医生放下这番话,看了看陈强身边的各种仪器就出去了。

陈丽娇临危不乱,安慰了一番陈宝才二人,急忙驾车出去找人帮忙。

陈宝才也打电话找自己的朋友筹借,陈丽娇直接回了家。

“爸,我要二十万。”

陈丽娇连车都没有灭,闯进家门对着打理小菜园子的陈国华急忙道。

陈国华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坐在一边的木凳上一言不发,好似根本没有听到自己女儿的声音。

陈丽娇焦急道:“爸?”

陈国华抬头望了一眼陈丽娇,沉声道:“你老实告诉我,陈强得的什么病,我要听实话。”

陈国华这样问显然有自己的目的,一般老百姓住院治疗,就算半年都花不了十万的巨额,而陈丽娇上来就要十万,怕是病情不一般,居然所知,有一些癌症就非常烧钱,只能靠昂贵的药物维持生机。

陈丽娇摇摇头:“大夫说他的病前所未有,一时半会查不出来,他们已经准备顶尖的专家了。”

陈国华凝声道:“闺女,你就说陈强还能不能醒过来?”

陈丽娇一愣,陈强能不能醒过来,她也不知道,就连那个主治医生都没有把握,她又如何敢保证,不过她还是怀着希望的。

她厉声道:“陈强那么优秀,他一定能醒过来的,他不过是生了病而已,只要是人哪有不生病的。”

“混账。”

陈国华怒声道:“你也说了,他是人,只要是人哪有不死的,这钱拿出去,万一治不好他,那就是打水漂了你懂吗,啊?”

“我不怀疑他的实力,可是人要是死了,能力再大也没有用,那十万元是给你准备的嫁妆,怎么能这样拿出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