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没有在房中多留,出去接外卖单子。

店里有点忙,她只能在旁边等着。

“纪辰凌可真厉害,H币一战,赚了至少一万亿美元,还娶了石油大王的女儿邓雪琪,母亲据说是皇室,一位真正的公主,真是人生赢家,钱,身份,地位,美女,都有了。”旁边有客人在闲聊着。

白汐听到关于纪辰凌的事情,又下意识地想要回避,催道:“8710,还有8713的单子准备好了吗?”

“再等五分钟。”店员说道。

“我还知道一个关于纪辰凌的秘密。”旁边的客人神秘兮兮地说道。

“什么?”

“纪辰凌订婚那天,差点死了。”男人说道。

白汐心被拧紧了,诧异地看向说话的男人,脱口道:“他为什么差点死了?”

男人看白汐长得漂亮,热情地回道:“他们当时订婚的那个酒店,我朋友的朋友在里面做服务员,说发生了枪战,纪辰凌好像是为了救未婚妻还是怎么的,中了子弹,但是这个消息被有关部门压下去了,所以,媒体上只有纪辰凌订婚的消息,却没有订婚的画面。”

原来……是这样……

白汐愣愣地站着,听得到自己沉重的呼吸中,以及感受到,心里针刺一般的疼痛感。

粉艳虎牙妹子居家清新迷人

他现在,应该已经痊愈了,那就好,那就好。

“的外卖已经好了。”店员对着白汐说道,看白汐好像没听见,拍了拍白汐的手臂。

白汐缓过神来,茫然地看着店员。

“的外卖已经好了。”店员重说了一句,把两份餐点递给白汐。

“哦哦,好,谢谢。”白汐接过餐点,放在了箱子中,开车离开。

“哥们,那个朋友的朋友是小薛吗?她跟我说的版本,和这个不太一样啊,纪辰凌好像并不愿意订婚,所以发生了兵变。”

“管他去呢,不管什么原因,反正和我们无关,来,喝酒。”

“也对,来,喝酒,对了,刚才那个女的挺漂亮的,怎么在送外卖呢,真是可惜了。”

“哥们努力赚钱,我要是有纪辰凌的九牛一毛,我就追她。”

“那做梦吧。没怎么喝,就醉了……”

白汐骑车到了蓝海小区17幢02号门外,有门禁,她进不了,打电话给客户,“您好,您的外卖到了,我现在在门口,麻烦您出来拿下。”

“哦,等下。”

一个穿着白衬衫,黑修身裤的男人打开了门。

白汐微笑着递上他的餐点。

男人语气中隐藏不住的惊喜,“白汐。”

白汐愣了愣,认出了眼前这位温润如玉的男生,是上次在在飞往S国航班上的机长。

她的学弟,好像叫……“韩……柠溪?”

“呵。”韩柠溪开心,“好巧啊,这里是我家,现在在送外卖吗?”

“嗯”白汐没有那么热络,“先吃饭吧,我还有个单子要赶着去送,迟到了,就要被投诉了。”

韩柠溪看了下天,“好像快下雨了,带雨衣了吗?”

“我电瓶车上有,那我先走了啊,祝用餐愉快。”白汐转过身,开车离开。

送完最后一单回去,天天已经睡着了。

白汐洗了澡出来,徐嫣来找白汐聊天,递了一杯生姜水给白汐,“明天就要去上班了,外卖的工作不要送了,要是送到同事家里,怎么办?”

“什么怎么办?我凭劳动赚钱,又不丢脸。”白汐喝了生姜水,把之后要穿的套装从柜子里全部翻出来。

“话是这么说,但是他们肯定会背后议论。”

“他们的议论,我不在乎,好了啦,我心里有数的,上班后,我时间没这么充裕了,我也想陪陪天天的。”

“是我的上司,到时候我提前下班溜出去接天天。”徐嫣笑嘻嘻地说道。

“来得及的,他们幼儿园老师帮着带孩子,可以到晚上六点。”白汐熨烫衣服。

“那下班后,我去接天天,回来做饭。”

白汐点头,“这个安排不错,把的套装拿过来,我一起熨烫了。”

“得令。”徐嫣开心地回自己房间拿衣服。

白汐手机响起来,她翻出了手机,看到了来电显示……纪辰凌打过来的。

她愣愣地站着,潜意识里的排斥,不想接,也害怕接。

这个人,曾经是她生命力的阳光,可当阳光消失的时候,黑暗,来的更加可怕。

“我擦,小汐,衣服冒烟了。”徐嫣喊道。

白汐缓过神来,把手机放在了一边,拿起了熨烫机,看向衬衫。

衬衫上被烫出了一个洞。

“在想什么呢,我不敢让烫了。”徐嫣可怜兮兮地说道。

“不会把的衣服烫坏的。”白汐说道,把衬衫丢进了垃圾桶,叹了一口气,也懊恼。

她不能够因为纪辰凌的一个电话就心绪不宁,生活还得继续的。

徐嫣抱着衣服坐在了沙发上,好奇地问道:“小汐,说,纪辰凌还会回来吗?”

白汐手上一顿,怕又把衣服烫坏了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回来也是处理项目的事情,纪氏在全世界都有投资,还会在全世界范围内继续扩张,前期的项目都是他在实地考察。”

“也就是说,他在每个国家都待不长对吧?”

“嗯,等这边的项目走上轨道了,他应该一年都不会来一趟吧,毕竟,还需要继续其他国家的项目。”白汐平静地说道。

“这么说来,做他的妻子还挺辛苦,一年都见不着几次面,聚少离多,独守空窗,还不如找个踏踏实实的男人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能陪在身边,要是生病,孤单,被欺负了,还有人照应,关怀,至少,能听唠叨和抱怨。”徐嫣若有所思地说道,也是故意说给白汐听的。

白汐点了点头,嘴角微微扬起,像是豁达。

“老天不可能把所有好的都给一个人,一天总共二十四小时,工作时间长,给家庭的时间就短,给家庭的时间长,工作上就会怠慢,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所以……”白汐没有说下去。

“所以,所以什么?”徐嫣追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