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宁亲自帮大家倒了酒。

落座后,开心地跟大家一起吃饭。

她瞧着澈放下身段、非常亲切地融入自己的亲人之间,她的笑容渐渐放大。

“嘿嘿~嘿嘿~”

可能她自己都不记得,这样傻傻的笑着,笑了多少次。

她也不会知道,每当澈一本正经跟凌冽他们聊海洋公约的时候,圣宁望着他的眼神都透着崇拜。

晚餐后,餐厅里还燃放起海底烟花。

这些烟花都是海洋生物喷出的泡泡、墨汁、电流等等勾勒而成的美丽的图腾。

更有小海马等海洋生物一起表演的舞蹈、杂技、艺术表演。

众人从未见过,纷纷高举手机拍下眼前的画面。

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奇妙夜晚,方方面面的安排上,不难看出澈的诚意。

临别的时候,圣宁甚至跟澈并肩站在一起,面对着凌冽他们,听着澈跟家人说着临别的客套话。

周薇_光阴十月

沈歆旖哭笑不得地对着女儿招招手:“过来,要回家了。”

圣宁一怔,如梦初醒般,红着脸回到父母身边。

嘟嘟扑哧一笑:“圣宁姐姐,你是不……”

小五立即捂住了嘟嘟的嘴。

嘟嘟只要在宁国,都是蹭小五的房间,叔侄俩从小睡到大,感情非常好。

若是平时也就算了,嘟嘟说错话,最多被圣宁教训。

但是如今,在澈的地盘上,嘟嘟要是说错话,澈出手,那就不是开玩笑的了。

当众人瞬间回到寝宫。

迩迩忽而提醒:“对了,你给海神准备的礼物,给了吗?”

“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?”圣宁焦急道:“我一晚上都跟你在一起,你知道我没给呀!”

迩迩笑着道:“那赶紧回去给他,横竖一眨眼的功夫,就能到他身边了。”

大家怀着美好的心情,回房休息去了。

圣宁却再次出现在澈的面前。

澈在宾客散去之后,寂寥地站在原地,刚转身,就看见圣宁一脸焦急地出现在他面前。

他声色有些恍然。

定了定神,确定这就是他的小宁儿之后,他心痛地望着她慌张的模样,快步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:“你怎么了?”

圣宁急坏了:“我忘记给你礼物了,我准备了礼物要给你的。”

澈认真瞧了她一眼:“你为了这件事着急?”

圣宁点头:“我忘了给你了,我能不着急吗?”

撤猛然伸出手,拉过她直直朝着自己的怀中砸入,将她柔软的身体紧紧抱住。

很长一段时间,圣宁的大脑都是懵的。

等她缓过来,轻轻扯了下澈的衣袖:“澈,我送你礼物。”

他放开她,一双眼黑亮通透,温柔地问:“什么礼物?”

圣宁想了想,忽然划破了指尖,在澈诧异地目光下拉起他的大手念了个诀。

而后,她睁开眼,楚楚地望着他:“以后,只要你遇到生命危险,我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你身边。”

澈的双瞳波光流动,似要滴出水来:“小宁儿~”

圣宁笑道:“我知道你什么都不缺,但是你又屡屡帮助了我跟我的家人,我实在不知道送什么才好。

今天跟哥哥在库房里搜了许多珍贵的珠宝,可是那些俗物岂能入你的眼?

我忽然想起我十岁的时候,我表叔因为家人离开而伤心欲绝,我是这么安慰他的。

所以,我不如送你一个契约吧。

虽然我本事没你大,但是只要你的生死关头,我一定会陪在你身边!”

澈深呼吸,捧着她的小脸温柔地问:“小宁儿,我本事比你大,如果我都到了生死关头,那么你又如何能熬的过去?

你陪着我,送死么?”

圣宁鼻子一酸,望着他,良久不语。

澈问:“怎么了?

我知天地三界之事,却是不知你的心事。”

圣宁眼中噙着泪,望着他:“你问我对你的感情,我说亲情,你转身离开的时候,我望着你落寞的样子,我心里好难受好难受,仿佛有千斤重的巨石压着,喘不过气。

这一幕在我脑海中根深蒂固,如同着了魔,挥之不去。

我不愿想起,却又无可避免。

每每想起,心痛难忍。

父皇今早找我谈心,问我对你可是爱情,我……我不知道!

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这样的感觉,我就是……我没有经历过爱情,过去多年总是别人爱着我、对我倾诉爱情的,可是自己真正爱上谁会是什么样子,我不敢想象。

澈,你活了那么久,你知世间万事万物,你可知我对你,是不是爱情?”

“你……”澈的额头轻轻抵着她的:“你若是对我心狠些,也就罢了。

我虽然会对你坚持不懈,却也不是强求你必须要爱我的,我明白这世上的爱情从来勉强不得,我只能力争取而已。

你若对我说,你心里有人了,我必定只会默默祝福。

但是你如今对我说了这番外,你是要我的命、还是要我的命呢?

我……

如今连余生每次我生死攸关的时候,你都会出现在我身边,我要如何放开你?

我不可能再放开你,小宁儿,我不可能放开你了!”

圣宁的泪水划过脸庞,被他一一吻去。

澈忽然扣住她的脑袋,霸道的吻贴了上去,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撬开她的贝齿,他身材高大,圣宁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下。

不多时,他匆忙放开她。

圣宁迷离着双眼望着他,差一点喘不过气:“你……你爱我?”

澈吻着她的眼睛:“我必然爱你!我永远爱你!我爱你!”

澈抱着她轻笑着,转瞬便带她回到了她人间寝宫的房间里,边上是飘窗,角落里是书桌跟画架。

澈的笑声好似叮咚的泉水般,清扬悦耳。

他的脑袋一直架在圣宁的肩头,不舍得挪开:“我好高兴,小宁儿,我爱你,我爱你,我爱你,我好高兴,我就想这样一直一直抱着你!”

圣宁在他的怀中睡着了。

可爱的小模样令他忍俊不禁。

他在她唇上用力又亲了一下,这才将她放在床上,给她变了一套睡衣,拉过被子给她盖好。

澈离开。圣宁的房中忽而出现了花神的身影,女子面容扭曲、万分嫉妒地盯着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