倾慕在卓希这里待了一整天。

中午,他原本想着趁机请卓希出去吃一顿饭,搞好关系,结果卓希却是一本正经地给他的秘书打电话,让秘书从单位食堂打两份工作餐过来。

对于卓希的勤俭与清廉,倾慕素来有耳闻。

今日一见,他更是轻笑出声。

一边吃盒饭,一边笑着道:“听说凉夜王妃的女婿公司要上市,拿钱砸了账面就能平了,找帮忙,愣是没帮?”

整个宁国,放眼望去,敢不给乔歆羡夫妇面子的人,还真是不多见!

卓希笑了笑,道:“太子殿下消息还真是灵通。

就是因为太子殿下都能够得到这样的消息,我又怎能知法犯法给木明玺的公司开绿灯呢?”

倾慕笑了:“不过现在卓希叔叔从工商部转到了外交部,相信找走后门的也会越来越少了。”

卓希耸耸肩:“应酬越来越多了,有的还推不掉!

其实我也挺头疼的。

我就想每天陪着莉莉看电视、散步!”

类型的丰富各有千秋

下午两点,洛醒凡的传真件回过来了。

倾慕与卓希商忖的那些条件他一个字没动,他只是在下面加了一句:多谢太子殿下与卓希部长顾虑周,让琦琦在这样的联姻之下不至于受委屈。

如此,倾慕跟卓希都放心了。

倾慕给凌冽打电话,顺便将洛醒凡签了字的传真发给凌冽看。

凌冽看过后,道:“其实不用给我看,办事我放心!

以后交代给的一切事宜,自己做主就好,不必给我过目!”

倾慕很怕听到这句话。

跟卓希笑着打了个招呼:“那我先回去了,跟西渺外交上的沟通还要麻烦卓希叔叔了。”

卓希微笑道:“这是卓希分内的工作,应该的。”

将倾慕送上车,卓希返回办公室,开始联络西渺的外交部,与西渺的外交洽谈之后,这边的意思,会由西渺的外交官员转达君无邪。

太子宫。

贝拉认真做题。

这段时间,她算是体会到了十年寒窗苦的滋味了。

每天清晨起来背单词,朗诵英文名言,背诵书诗句,晚上临睡前还要练习书法,背背理科公式。

白日里一杯杯的咖啡养着她的胃,她就不敢打瞌睡!

她想着,等着春季高考结束了,她也该是如那些十年寒窗的学子们一样,兴奋地焚书坑儒了。

眼下,她正在做着英文试卷的阅读理解。

做着做着,忽而感觉到耳边有一道非常轻盈的热浪靠近。

这感觉,就好像是闭着眼睛,却感觉到空气中有温热的物体靠近,本能地觉得是一个人!

但是她放眼望去,对面空空如也,什么都没有。

闭了闭眼,她觉得一定是自己劳累过度,产生幻觉了。

就好像她在国外旅行的时候,听倾慕说起过,人在疲惫状态下会产生幻听一样。

揉了揉太阳穴,她拿起手机订了个十分钟的闹钟,然后将试卷什么的都放在一边,怕弄皱了,她趴在书桌前,准备睡十分钟补补觉,再接着做题。

贝拉真是困。

趴在桌上没一分钟就睡着了。

她眼前的试卷忽而腾空而起,顾自被打开了。

不一会儿,试卷又落回去。

贝拉睡着睡着,忽而惊醒了!

她感觉到脸颊上被人亲了一下,而且啵儿地一声,虽然很小,却很清楚!

就像是圣宁每次在她脸颊上亲的时候,都会发出的那种声音!

而且脸颊上的触感是非常真实的!

她坐起身后放眼四下,什么都没有!

可是如果只是单纯被亲了,她会觉得太累,是幻觉,但是之前已经感觉有人靠近,再加上这次被亲,难不成都是幻觉?

“啊~!”

她捏紧了拳头,不遗余力地大吼出声!

甜甜跟云轩第一时间冲了进来!

甜甜吓得问:“太子妃殿下!”

贝拉松开手,睫毛上染着一层淡淡的晶莹,站起身走到甜甜身边去!

她刚要开口,云轩身后的小灵狐忽而朝着一个方向扑过去,凶狠地对着那个地方龇牙咧嘴,似要大干一场!

云轩、甜甜、贝拉见状,都被吓坏了!

贝拉立即打开书桌的抽屉,从里面取出倾慕留给她的手枪,毫不犹豫地上膛!

她对着小灵狐发怒的方向砰砰开了两枪!

却是打在了自己的墙壁上!

小灵狐忽而从房间里往外追出去!

云轩不敢留贝拉一个人,他怕甜甜跟贝拉都应付不来,于是立即摸到书桌边上的警铃!

整个太子宫的警备系统彻底被打开!

警笛声响起!

距离最近的凌冽的御书房最先听见声音!

卓然大惊失色!

太子宫里还有太子妃跟圣宁长郡主!

凌冽跟慕天星也是大惊失色!

自从上次寝宫出事,他们从月牙湾搬来了太子宫,这都多久了?宫中的日子一直很太平啊!

倾慕刚刚回到太子宫的紫薇大道下,就听见太子宫的警笛声响起!

他想起今日妻女都在太子宫里,吓得让司机踩着油门往前冲!

来到太子宫门口,倾慕就见小灵狐一个劲追着一个方向,越跑越远!

他当机立断地取出手枪对着小灵狐的前方射击!

地面上,顿时有鲜红的血迹滴落而出!

太子宫的亲兵护卫队跟倾慕的慕鹰队队员一拥而上,朝着滴血的方向猛烈射击!

然,那血液也只是滴了几滴而已!

而后已经彻底看不见了!

倾慕从车里下来,大步走到小狐狸面前:“有坏人来?”

小灵狐点点头。

倾慕又问:“他走了?”

小灵狐再次点点头!

倾慕立即转身往太子宫而去!

半小时后,凌冽书房!

贝拉吓坏了,整个人窝在倾慕的怀中一动不动!

凌冽夫妇也回来了,都在听贝拉讲述刚才的经过。

当听见有人在贝拉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之后,倾慕的脸彻底黑了!

他拥着轻微颤抖的小妻子,吻着她的额头:“不怕不怕,没事了,再不会让一个人待着了,放心!”

凌冽有些不悦地望着曲诗文:“太子宫的警备一直很严谨,君落殇若是隐形进来,热量感应器或者开启的红外线都能够检测到隐形的活物!

为什么这一次,没有检测到?”

看清爽的书就到 .23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