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到刚才身后两人的话,霍静染不自觉又要将手抽走。

而夜洛寒却抓得很紧,道:“小染,你没听到他们说的吗?”

她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,难道经历了那些,还想妄图用这些虚情假意,来哄她再度跳入火坑?

也真是太天真了!

她淡淡道:“没有注意。”

夜洛寒也没有拆穿她,而是道:“你手太凉,我帮你暖着。”

她微微蹙眉,很不自在,可是,想到反正拿了视频再说,又生生忍了下来。

夜洛寒心头稍微舒缓了些,他换了右手继续给霍静染焐手,然后伸出左手,一把揽住她的肩,将她带进了怀中。

她依旧不愿,可是却逃不过他的强势和力量。

看到排号越发临近,夜洛寒唇角扬起。

不论怎样,他马上就娶她为妻了。过去的就过去了,以后,她都是他的!

这是他多年来的夙愿,虽然过程并非他所能接受,可是,兜兜转转,他发现他还是要这个结果!

俏皮可爱小宅女的花样抱枕

终于,叫到了二人的号,夜洛寒心头一阵轻快,低头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几分笑意:“小染,到我们了!”

他拉她起来,带她到了窗口处。

“两位,先填写表格信息。”工作人员递来两张表单。

霍静染拿在手头,见夜洛寒已经开始填,她捏着笔,心头一阵怅然。

这是她年少时候所幻想的情景啊!

如今实现了,却再也没有了当初的心情。

她有些恍惚,有些难过,捏着笔,发起了呆。

旁边,夜洛寒写到一半,见霍静染不动,心头蓦然一沉,捏着笔的力量都加重了几分。

他转头看她,尽量语气平和:“小染?”

“啊?”她转头,拉回思绪,低头看着那个表格,眼睛有些发潮。

“怎么了?”工作人员道:“结婚都是自愿行为,小姐,你考虑好了吗?”

霍静染死死咬住牙关,屏住呼吸,不让眼泪落下,调整了好几秒,这才隔着有些朦胧的视线,开始一笔一划填写。

她以后也就这样了,所以,结不结婚都一样,姑且用这个结婚证把视频换过来吧!

然后,以后桥归桥路归路,各自为安。

夜洛寒见霍静染又开始写了,终于松了口气。

他填完后不久,她也填好了,一起交了上去。

工作人员很快给了二人一张单子,让他们去拍照缴费。

拍照室门口,二人撞见了一对新婚夫妻,女人抱怨照得丑,男人在旁边哄着,最后有说有笑出了门。

夜洛寒不由看向身旁的霍静染,她多久不曾和他……

他心头发酸,拉着她走了进去坐下。

“两位,靠近一点!”摄影师道:“再近一点!女孩子的头,往男孩子那边偏一点!嗯,对了!好!”

“两位过来看看怎么样?”摄影师显然还挺满意,主要因为两人颜值都高。

霍静染走过去,看了一眼。

画面里,他们靠得很紧,身后是喜庆的红色背景。

她淡淡地看着镜头,而很少笑的夜洛寒却是扬起了唇角,眼底都是光。

她收回目光:“挺好的,谢谢。”

“新娘酷酷的啊!”摄影师感叹,冲夜洛寒笑了笑。

夜洛寒很自然地揽着霍静染的肩,冲摄影师道:“我老婆的确比较酷!”

霍静染听到他说‘老婆’,身子一僵,没有说什么,率先往前走。

“新婚快乐啊!”摄影师在身后道。

二人回到先前的窗口,交上了缴费条,那边照片也已经打印好了。

工作人员很快将信息录入网络,把打印好的结婚证盖上钢印,递给二人:“好了,两位现在已经是受国家法律保护的夫妻了。”

“好的,谢谢!”夜洛寒接过来,手指微颤。

他牵着霍静染离开窗口,低头看向手里的结婚证,心头才后知后觉升起巨大的喜悦。

他终于娶她为妻了,以后,他的房子就是她的,有她住进去,也能称之为家了!

“小染,你的那本。”夜洛寒说着,将其中一本递给霍静染。

她接过去,看也没看就放进了包里,然后抬眼道:“你什么时候把视频给我?”

仿佛一盆冷水轰然泼下,将夜洛寒心头的愉悦瞬间浇灭。

心头蓦然涌起一阵烦躁,他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冷:“这就是你和我结婚后的第一句话?!”

她直视着他的目光,丝毫不惧他的气势,唇角勾起一抹冷笑:“还是说你打算出尔反尔,之前发誓要给我的,现在反悔了?!”

“霍、静、染!”夜洛寒竭力控制着此刻的怒火:“你是不是打算马上拿了视频,然后直接就在这个大厅马上和我办离婚?!”

她抬眼,突然笑了:“怎么,你愿意吗?”

“我真恨不得马上掐死你!”夜洛寒对上霍静染的嘲讽,拳头捏得咯咯作响,好半天,才生生忍住所有的冲动。

他一把扣紧她的手腕,拉着她大步往外走。

他的脚步很大,所以走出大厅的时候,被他拉着的她几乎是小跑跟着。

而门口地面有个凹凸,霍静染来不及避开,不由一下子崴了下去。

虽然有夜洛寒拉着,她不至于摔倒在地上,可是,也还是重重地崴了一下。

夜洛寒的脚步蓦然停住,看到霍静染此刻脸上痛楚表情,连忙蹲下道:“小染,怎么了?”

她倔强着不理他,自己抬步往前走。

脚踝有些疼,她坚持忍着,他看得浑身好似着了火,可终究还是认命一般,一把将她打横抱起,走向停车场。

他将她塞进副驾驶座,俯身捉住她的脚踝,看到没肿,于是粗暴地给她扣好安带,重重地摔上车门,然后一语不发地猛踩油门。

车里,格外沉默压抑,直到越发接近南山别院。

霍静染想,她刚才或许也是太着急了,说不定夜洛寒将视频备份在了家里的电脑?

想到这里,她闭上眼睛,强迫自己冷静地等着。

很快,夜洛寒驶入他的地上停车场,将车停好,转头看向身旁闭着眼睛的霍静染。

她的面孔比起十年前虽然成熟了些,不过,皮肤还是那么好,安静起来的时候,就好像他梦里的公主一样。

阳光落在她的脸颊上,给精致的五官都镀上了一层柔和的暖光。

他发现,自己原本心头奔涌的怒火,竟然随之一点一点安静下来。

他不由掏出了口袋里的结婚证。

上面,是他们的合影、他们的名字。

今天,算是他们的新婚夜,不是么?

他应该让着她的,就好像过去小姑娘的她,也曾有过无理取闹的时刻,他不都让着的吗?

想到这里,他深吸一口气,凑过去,亲.吻了一下霍静染的脸颊。

她猛地睁开眼睛,好像受惊一般往旁边躲避。

他心头有些尴尬,不过还是很快调整好了情绪:“小染,我们到家了。”

“嗯。”她点头,伸手去按安带扣。

他却先了一步,于是,她的手按在了他的手背上。

她微微一颤,连忙收回。

他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,心头升起细细密密的痛:“小染,我们已经结婚了。”

她的手猛地用力,仿佛要借此消化掉这个信息。

心头,一片颓然。

沉默开始蔓延,夜洛寒很受不了这样的平静,于是,他一把将她扣紧,从副驾驶座上捞了过来,然后,抬头去吻她。

空间狭小,她无处躲避,只能被迫承受着他的吻。

他原本只是想要找到点儿真实的感觉,让自己心头的不安有个落脚点,可是,却被此刻的甘甜引诱上了瘾。

他疯了一般地吻她,然忘了前世今生,所有的爱恨情仇都在此刻化为了要让她融入骨血的决心。

她的挣扎都是徒劳无功,反而更加点燃了他要征服她的烈火。

而这样的烈火,一旦燃起,便再也无法收场。

衣衫早已褪尽,夜洛寒放倒车座,一个翻身,便改变了两人原本的位置。

她低低地呜咽,他痛得难受,连眼底也有了几分湿气:“小染,我们结婚了!”

他说着,挤入了她的身体。

瞬间的充斥让她浑身紧绷,心头有些屈辱,可是,似乎又无能为力。

他抱紧她,再次一字一句道:“你现在是我的妻子了!”

她看着他,眼泪终于忍不住,一滴一滴落了下来。

他俯身去吻掉她的泪水,眼睛发红,也有水光满溢:“我夜洛寒不可能离婚,在我这里,只有丧偶!”

“你是逼着我死吗?”她看着他,心头潮水汹涌,为什么,她都决定不恨了,这个男人还是逼着她恨他?!

“我不会让你死!”夜洛寒的话好似从牙缝里挤出,带着刻骨的恨意,又似乎是爱意满满:“你想死,除非从我尸体上踩过去!否则,你会活得长长久久,而且只能和我在一起!”

他说完,开始猛烈地进攻。

她恨,伸手在他的身上留下片片抓痕。

他却毫不知痛,只是冲她笑着,好似魔鬼:“小染,给我生个孩子吧!”

她的眼睛猛地睁大,此刻,想到当初那个冰凉的手术台,心底的恨就变成了无法控制的怒火!

她抬手,疯了一般地打他,他眉都不皱一般地受着,依旧每下都抵入她最深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