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悦也看到周千煜了,挑起了眉头,对着白汐低声道:“看来,我需要整顿一下俱乐部了,我这里是谁都可以来的吗?这群狗东西,眼睛不带,迟早出事。”

白汐其实,也觉得,应该要整顿一下了。

傅悦这里经常有明星过来聚会,明星为什么会来,是因为觉得这里安。

如果,周千煜都能进来,那其他记者,也可以混进来,到时候拍到的东西不少,傅悦就倒霉了。

特别是周千煜,他人在这里,分分钟可以拍到明星的黑料,而这些明星,要不是傅悦的人,要不就是和傅悦关系好的人,到时候,又能将傅悦一军了。

“不急,亡羊补牢,为时未晚。”白汐低声道。

“好巧啊。”傅悦主动上前打招呼,扬起笑容,“没有想到,周总居然会过来光顾我的生意,真的让我受宠若惊。”

“昨天不也来我那里光顾我的生意了,礼尚往来,我不喜欢欠别人,更不喜欢别人欠我。”周千煜意味深长地说道,勾起了嘴角。

在他男人味十足的脸上,傅悦真觉得,这种笑,还真是违和,一点都不符合他刚正不阿的形象。

真是可惜了这一副阳光正义的好皮囊。

“行吧,多吃一点,我这里的厨师厨艺还不错,是我特意聘请来的。”傅悦不冷不淡地说道。

“那可以多学学,一个月后,就跟我一起了,我的衣食住行吃喝什么的,都需要负责的。”周千煜得意地说道。

睡眼朦胧早安少女私房照

傅悦听出了他的潜台词,就是把她当做佣人了。

心里不爽。

但是,她是可以不露声色的主,扬起了笑容,也意味深长地暗示道:“周总不怕死,我怕什么,只要您想吃,我肯定做给您吃,保证,记忆犹新,永生难忘。”

毕竟,她的厨艺,弄个方便面自己吃吃还行,弄其他的,呵呵了。

“让我提醒一下,做出来的东西,为了保证能吃,肯定是要让试吃的。”周千煜提前说道,看着傅悦脸上的笑容,消退不少。

他的笑容咧开了,眼中闪过一道锋锐。

她,还以为,他,还是小时候那个任由她欺负的,手无反手之力的弱者么?

“呵。”傅悦低着脑袋,非常违心的,给周千煜比了一个大拇指,自己拿了盘子,“走,小汐,我们拿点食物,去包间里面吃,让那些小鲜肉伺候我们。”

白汐肯定是帮着傅悦的,拿了盘子,随意的拿着菜,有观察周千煜的表情。

周千煜也在时不时地打量着傅悦,目光很深邃,很沉。

那是一种让人看不清楚又摸不透的眼神,城府极深。

傅悦也注意到了周千煜的目光,勾起嘴角,眼神却是冰冷的,很是邪魅的样子,“怎么,这是爱上我了?”

“我是一个有基本审美的人,我只是好奇,这些年是做了变异手术?弄的男不男女不女的,倒是标新立异。”周千煜冷冷地说道。

傅悦听出了他的讽刺,“现在的审美,这种老土的大叔是不懂的了,怎么不问问们前台的小姑娘,喜不喜欢我?”

周千煜的眼中闪过一道锋锐,锋锐中带着杀气,“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是故意勾引我的前台?”

“勾引?呵。”傅悦轻笑一声,毫不畏惧,对视回去。

似乎,更多了一层冷漠。

“如若盛开,清风徐来,这句话,周总这么聪明的人,总该听说过吧,我记得小时候读书挺好的,勾引过来的人,是留不住的,那是利用某一个特质,这个特质可能是伪装出来的,或者是别人有利可图,留不久的,只要吸引过来的人,才不会轻而易举地离开,我不勾引,我只吸引。”傅悦狂妄地说道。

这样的字眼,这样的语音,语调,很符合她作为傅爷的自信,气场,和气质。

“不管是吸引还是勾引,离我的人远一点。不然,会后悔现在不听我的劝诫,别忘记了,的生杀大权在我的手上,我不明白,还有什么好狂妄和不可一世的,以为,对着的,还是小时候被欺负的孩子?”周千煜眯起眼睛,非常厌恶地说道。

白汐看气氛不太好,也担心,傅悦这脾气,要是惹毛了周千煜。

周千煜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,实力不可小觑。

白汐拦在了傅悦的面前,“刚才喝了不少酒的,先吃点东西,还有,我们回去喊他们也出来吃点东西,是傅爷,需要照顾的那些小的们的。”

傅悦本来还要反唇相激的,看白汐紧张的样子,也猜得出来白汐的担心。

她本就是一个能伸能屈的人。

算了,不过是一个曾经的手下败将,她不予计较。

“知道了,走了。”傅悦说道,走在了前面。

祁峰走到周千煜的面前,“要对付的就是她?”

周千煜挑眉,斜睨向祁峰。“怎么,怕啊?她是傅厉峻的妹妹,这样,不是很有趣吗,轻易能够对付的人,我还没有兴趣呢。”

“旁边那个女孩,是我以前的女朋友,想个办法,让她跟我,可以做到吗?”祁峰直接对着周千煜说道。

周千煜轻笑一声,眼神毫不掩饰的轻蔑,“那是的事情,凭什么我做到,要做自己做,我对别人的事情,都不关心,还有,她现在的男朋友是纪辰凌,确定,竞争的过,而且,她还是一个将死之人。”

“不做一下,怎么知道做不做得过呢,而且,现在我们的势力,超乎的想象,确定不和我合作吗?”祁峰反问道。

“们那些人啊,就只有一个龙猷飞我看得上,其他人,不过多一个人头而已,没有实质性的作用,关键的时候,背个锅,当个垫底,有什么用,这样的人,一群乌合之众,也值得出来炫耀?炫耀,也就是证明,比他们还差,不然,不会觉得他们厉害。”周千煜不客气地说道,口气非常的轻蔑。

亦正亦邪的。

“那是不知道,跟我们合作的都有谁?”祁峰有些生气地说道。